今天是:

山东省医院协会

山东省医院协会
栏目列表
标 当前位置: 主页 > 自律维权 >
自律维权

医院坚持验血后输血 失血孕妇苦等6小时逝去

时间:2008-10-09 23:28来源:医院协会老网站 作者:admin 点击:
本报济南10月9日讯尽管病人家属要求先输血救命并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但医院仍坚持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等到血液检验完毕才能输血。经过6个多小时等待后,引产大出血的济阳患者董明霞
    本报济南10月9日讯    尽管病人家属要求先输血救命并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但医院仍坚持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等到血液检验完毕才能输血。经过6个多小时等待后,引产大出血的济阳患者董明霞最终于9日下午不幸去世。

    小董的表嫂告诉记者,今年27岁的小董三个月前意外怀孕。因为已经有了一个男孩,就到当地医院打胎,在取胎盘的过程中小董大出血。由于小董是RH阴性O型血,属于罕见的稀有血型,当地医院难以救治。9日上午11:00许,小董被紧急转到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抢救。 

    齐鲁医院在验明小董的血型后,因其血型稀有,医院并无此类血液,遂向省血液中心求援。 

    省血液中心业务科副科长王雪说,他们下午1:00多接到齐鲁医院的供血请求后,立即从冷冻库中取了仅有的4个单位(800ml)的RH阴性O型血进行解冻,考虑到患者需血量较大,同时又组织了稀有血型志愿者进行采集。到下午两点多,7个单位(1400ml)的血液采集完毕。但按照法律规定,对采集的血液检验合格后才能使用,而这个过程至少需要3个小时。同时,血液解冻也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由于出血过多而供血不及时,小董的病情加重,下午3:35和3:50,出现两次心脏骤停,下午4:05又出现心跳异常。 

    “不要等血液化验了,我们愿意承担输血后的一切后果,只要能救她的命……”小董的弟弟向院方表示。但医院方面称,必须要等到血液检验完毕才能输血。在等待血液的过程中,小董的生命指征越来越微弱,医务人员先后两次把她的公公与父亲叫入病房,两位老人每次都泪流满面地走出来。 

    下午5:20,4个单位(800ml)的解冻血终于被送到病房,然而还没等到志愿者献出的7个单位(1400ml)的血送来,小董已经离开了人间。 

    省血液中心业务科副科长王雪说,“按操作规程进行的话,一个单位(200ml)血液解冻最快也要3个小时,这是因为冷冻血液中加入了甘油等物质,解冻过快会影响安全使用,多个单位的血液同时解冻时间更长。我们用最快的速度解冻这4个单位的血液,还是用了4个小时左右。” 
齐鲁医院血液科的医务人员则表示,按照《献血法》规定,血站对采集的血液必须进行检测,医疗机构也不得将不符合标准的血液用于临床。“我们也没办法,只能遵守法律的规定。”一位血液科的工作人员这样说。 

相关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 

    第十条第三款 血站对采集的血液必须进行检测;未经检测或者检测不合格的血液,不得向医疗机构提供。 

    第十三条 医疗机构对临床用血必须进行核查,不得将不符合国家规定标准的血液用于临床。 

    第二十二条 医疗机构的医务人员违反本法规定,将不符合国家规定标准的血液用于患者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给患者健康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赔偿,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山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办法 

    第十九条 医疗机构必须按时向献血管理机构提交临床用血计划,经批准后由当地血站供血。医疗机构必须严格执行输血技术规范和操作规程,严禁使用不符合国家规定标准的血液。 

    谁夺走了董明霞的求生时间 

    又是一个稀有血型患者的求生故事。这样的故事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但董明霞的悲剧却令人无比心痛。医院有救死扶伤的天职,但要面对法律的严格制约,也颇显无奈,但逝去的生命无法挽回,我们的追问不会就此止步。 

    其一,三四个小时的血液解冻或化验时间,对于董明霞这样的危重患者,意味着起死回生的最宝贵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但这段时间里,她和她的家人只能在焦灼中等待。效率就是生命,我们要问的是,从技术的层面,科技发展到今天,我们有没有更高效的技术,以缩短血液检验的时间? 

    其二,董明霞又是一个RH阴性稀有血型患者。据了解,在我国,RH阴性血型只占千分之三到四。而RH阴性A型、B型、O型、AB型的比例是3:3:3:1。这意味着,董明霞们是一个极少数的群体,我们也可以从经常见诸报端的RH阴性血患者的急救故事中发现这一点。那么,对于这个群体的输血用血,我们在制度上有什么应急的预案和最佳的抢救流程设计? 

    其三,董明霞们在全国可能是几万人,或者是区区几千人、几百人,但即使几个人,也拥有同样的生命尊严。如果在技术层面和制度设计上我们都没有问题,那么在对生命的尊重上呢?如果下一个董明霞出现,她的家人是不是还要眼睁睁看着她无望地死去? 

    在与时间赛跑的路上,是谁夺走了董明霞的生命?有人会说是血型稀有,有人则会说是法律规定…… 

    这些说法都说得过去,但无法回避的一点是,到底有没有对生命的漠视? (评论员:温涛)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