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山东省医院协会

山东省医院协会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标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管理 >
行业管理

莱钢医生被杀事件昭示建立预警机制刻不容缓

时间:2016-11-29 16:17来源:未知 作者:王秀华 点击:
患者杀害医生行为是一种板上钉钉的刑事犯罪行为,理应受到法律的严厉惩处。将犯罪分子成功实施犯罪行为的责任归咎于医院方防范工作做得不到位,在客观上也只能起到转移视线、

2016年10月3日,山东省莱芜市钢城区莱钢医院发生一起严重伤医事件,儿科医生李宝华被患者家属砍成重伤,不治身亡。

又是一起惨绝人寰、令人神共愤的医生被杀事件!

莱钢医院笔者曾经去参观考察过多次,对该院医疗质量管理中的许多创新之举印象极为深刻。所以读到上面的消息,除去震惊、痛心和悲愤之外,还多了一种切肤之感——原来致命的危险离我们的现实生活是如此之近,近得触手可及!

有朋友电话或微信问我,是否就这事写点什么?我口头回答再思考和消化一下。但我的一脸苦笑和无奈的表情对方是看不到的——写什么?想写和觉得该写的已经写过多次发表过多次,但作用几何?
直到昨天,当网上有些舆论将指责的矛头对向莱钢医院的领导层,义愤填膺地谴责医院未能履行保护医生之责任的时候,我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自己不应该继续保持沉默了。

患者杀害医生行为是一种板上钉钉的刑事犯罪行为,理应受到法律的严厉惩处。将犯罪分子成功实施犯罪行为的责任归咎于医院方防范工作做得不到位,在客观上也只能起到转移视线、模糊焦点的作用,而无论持此种观点者初衷如何良好。

防范此类犯罪行为的发生,给医院和医生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是政府相关部门的责任,这同样是一个不应该有任何异议的事情。那么医院特别是一院之长是否有一定责任?当然不能说没有,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特别是医院工作条例的规定,院长的职责是什么?是负责全院行政、业务的领导工作。在辱医伤医甚至杀医事件中,医院院长同样是是受害者。将医院院长和医生分隔开开,医生被杀害,院长挨板子,这种做法无论于情于理与法,都是不能成立的。

还有一种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每当出现医生被杀事件后,无论社会上还是相关部门,一个最“主流”的声音,就是呼吁和要求严惩凶手。这种情况看起来似乎很正常,但其背后掩藏着不容忽视的问题:第一、医生惩罚凶手是公安司法部门的事情,法律就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犯罪分子的恶行也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相关部门必须依进行处理,否则就是失职渎职甚至助纣为虐!而无论社会舆论的呼吁和要求是否强烈。

作为社会公众,不能信奉甚至将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于所谓的“舆论审判”,十年浩劫中那种“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话语应该被送进坟墓了。而作为非执法部门,希望执法部门严惩凶手不能说错,但更应该做的事情是从自己职责出发,在健全相关法规、总结教训和协同有关部门完善防范措施上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把要求严惩凶手作为悲剧发生后的“重头戏”和“大动作”,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会有变相干预甚至越俎代庖之嫌。第二、人死不能复生,即使凶手伏法,死去的医生也不能复活,其家庭成员丧子、丧夫和丧父的悲剧也无法终止!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如果悲剧发生之后,社会诉求仅仅止于对凶手的严惩而不是引向对防范措施的探寻,那么医生的鲜血是不是就等于白流了?

那么这一悲剧最深刻的教训是什么?是必须建立防范此类悲剧的预警机制!

具体说来,医生被杀事件并非没有预兆,那么对这种预兆,医院是如何反应和对待的?在何种情况下,医院应当以何种渠道和方式请求警方介入,这是其一。其二是警方平时在维护医院治安中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在接到来自医院和有关方的警讯时应当做出何种反应?应该有相关的和操作性预案,而不应做随机性处理。其三也是最重要的是,应该由政府牵头,组织公安部门和医疗机构完善相关预案并建立责任追究制,谁出了问题就严厉追究谁的责任!而不能在互相推诿扯皮中大事化小,更不应该在悲剧发生舆论哗然时做一些危机公关性质的动作,事后依然故我。

从根本上来说,守土有责,保护包括医院在内的社会平安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职责,如果在人命关天的事情上不将建立责任追究制上升到地方政府层面,那么悲剧的重演将难以避免。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