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山东省医院协会

山东省医院协会
栏目列表
标 当前位置: 主页 > 报刊文摘 >
报刊文摘

知情选择权医疗纠纷案件的法律分析-山东省医院

时间:2016-09-07 07:40来源:山东省医院协会 作者:admin 点击:
张磊 【案例】 1.女青年陈某在1994年2月因腹痛到某医院就诊,经检查初步怀疑为卵巢囊肿或卵巢畸胎瘤并蒂扭转,该院医生为其进行剖腹探查术。主治医生在未请示科室领导和院领导,

张磊

【案例】

1.女青年陈某在1994年2月因腹痛到某医院就诊,经检查初步怀疑为卵巢囊肿或卵巢畸胎瘤并蒂扭转,该院医生为其进行剖腹探查术。主治医生在未请示科室领导和院领导,也未向患者及其家属讲明后果的情况下,对患者双侧卵巢及附件全切,致使患者失去女性功能,内分泌失调,须长期使用雌性激素,才能勉强维持。经省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鉴定,结论为二级医疗责任事故。患者方要求医院赔偿,法院判处被告一次性赔偿医疗费用及经济损失2.9万余元。

2.王某因怀孕自2000年8月起在某妇幼保健院接受定期产前检查。2001年1月,原告在该院生下一男婴,其“左前臂不健全”。为此,王某向法院起诉,称对方没有告知自己应在怀孕大约20周时进行B超检查,因此未及时发现胎儿存在的缺陷,请求判令医院赔偿损失。法院认为,被告未尽到告知义务导致原告错过检查胎儿肢体是否健全的最佳时机,应适当承担责任。遂判令被告退还原告医疗费2000元,给付精神抚慰金4000元。

以上两个案例共同涉及因侵犯患者知情选择权所引起的医疗损害赔偿法律纠纷有必要引起医疗从业人员自身的足够重视。

1、关于“知情选择权”

知情选择权一般是指患者向医务人员了解病情、拟采用的医疗施和相应的医疗风险,从而自主选择医疗措施的权利。现行立法最早明确提出保护患者知情权的法律依据是《执业医师法》,其中规定医师应当如实向患者或家属介绍病情。随后颁布的一系列法规将知情权内容进行了具体细化。《侵权责任法》第55条规定,医生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或近亲属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同时明确,未尽该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应承担赔偿责任。第56条则特别规定医生在无法取得患者知情同意的紧急情况下的救治义务,可以被看作是对该权利的限制。梳理这些内容,主要有三点:1、患者享有知情权。2、患者享有选择权。其中,知情是基础,在知情的基础上做出选择是其目的。3、医方任何未经法律允许侵害患者知情权并造成损害后果的行为,均可能构成对患者人身权利的损害,应承担法律责任。

2、该类案件的具体表现

从手上掌握的资料来看,涉及知情选择权的医疗纠纷可谓十分普遍,主要体现在以下环节:

1、涉及手术措施的侵权案件。此领域引发的纠纷最为常见。譬如医生术前未经患者同意或履行告知义务、手术中擅自变更手术范围、未充分告知术后并发症等。上文中案例1即是这类案件的典型。随着公民维权意识的提高和医患矛盾的不断加深,医方一般不会如此草率随意,所以这种案件已经少见。更多的出现在擅自扩大手术范围等情形,例如患者仅同意切除A组织,医生“好心办坏事”切除他身上存在病变的B组织。还有就是未充分告知术后并发症引发侵权,早年立法对此规定地比较模糊,但现行《侵权责任法》第55条对医方侵权责任的认定是明确的。

2、涉及特殊治疗、特殊检查的侵权案件

特殊治疗主要涉及肿瘤等恶性疾病的放射治疗、化学药物治疗等。此类纠纷的始因往往是治疗前未明确告知患者可能带来的不良后果,例如出现并发症或医疗意外等。特殊检查主要是为查明疾病的原因,明确诊断方案而用。其中,因涉及到“计划生育”国策而引发于产前检查的法律纠纷从未见减少,上文案例2正属此类典型。

3、涉及调阅病例的知情权案件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规定患方享有的病历知情权,但由于实践中所谓主观性病历资料仍然拒绝患者查阅,加之少数情况下还存在着对病历进行“加工修饰”的违法行为,所以在法庭审理、委托鉴定过程中,医患双方围绕病历问题出现争议的情况已是数见不鲜。

4、涉及医疗收费的知情权案件。例如患者在采用某项较为昂贵的治疗前,对后续费用估计不足,医方也未予以告知,或未征得保险机构同意,直至选择该治疗过程中,患者因无法承担相应费用而引发纠纷。

其他一些知情权纠纷,例如与尸体或尸检有关的知情权纠纷,医疗实验知情权纠纷以及涉及保密处方等与知识产权相关的知情权纠纷等,也都从一定角度引发着对于患者知情选择权法律问题的思考。

三、法律上的应对之策

1、摈弃“家长式”医护观念。医护行为中一些看似简单的问题总是避不开纠纷,其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思维层面。在法庭审理实践中,往往看到医疗机构的主管人员法律意识淡漠,受制于传统定势思维等情况的存在,更遑论普通医护人员。随着医学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医生缺乏现代法律意识和行医理念,仍以传统的“家长式”行医方式来对待患者,必然不能助益于防患和解决纠纷。患者在寻求医治的过程中,不但要求治好疾病,也从内心深处呼唤尊重其人格权利。如果忽略这一问题,即使一味强调改善服务态度和方法,即便医师认为自己遵守了职业规范和伦理道德,甚至主动为患者解决问题,也可能不被对方理解,甚至给自己的心理带来消极影响。依法保证患者最大限度的了解和知情,必须是贯穿于整个行医过程中的基本理念。

2、积极、规范履行告知义务。“告知”是体现和保障患者知情选择权的基本途径。虽然医患纠纷的发生率普遍不低,但大多数患者仍会选择理性维权。告知和知情作为临床医疗的必须内容,若能渗透于细节,定然会使病患双方产生信赖和配合。在告知的内容上,除应及时告知病情和医疗措施外,还包括“医疗风险”的告知,例如药物的不良反应、手术并发症、麻醉意外等。根据《侵权责任法》之规定,特殊情况下还应特别告知替代性治疗方案。对于经济负担较重的医疗措施的后续治疗问题,必须及时提示并记录在案。对于治疗经费问题,应注意对现今不断更新名目的医学检查项目费用,既要明确告知,还要做好解释,以确保患者自主权利的实现。

3、加强病历管理。病例的法律作用自不待言。《侵权责任法》明确规定,患者要求查阅复制病例资料的,医疗机构应当提供。鉴于当前实践中仅允许查阅复制客观性病历资料的普遍做法一直为学界所诟病,且病患方也多有要求调阅主观性病历的诉求,因此调取病历的范围于今后立法中很可能会予以拓展。医方所应为之事,就是确保知情权实现的同时兼顾对医务人员的法律保护。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严格依照《医疗机构病例管理规定》,完善病历的记录、送达、封存、调阅以及隐私保护等制度。尤其是确保病历记录书写的及时和客观、内容的严谨和准确,以及使用、调阅程序的规范性等。

4、手术和特殊措施的知情权实现问题。《侵权责任法》对于手术及特殊医疗等采用一定损害性手段的医疗行为等专门规定了知情权的内容,须格外予以重视。实施有风险的手术和治疗措施时,预先方案中必须制定备用方案,并应以书面形式确保患者或家属知晓。当出现病变的复杂情况,或需变更手术方案时,医方的证据和理由如果难以充分,就可能会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在进行手术前告知时,要审慎交代病情和可能性后果,在审判实践中甚至有患者术前对谈话进行录音,当出现术前交代与实际不符的情况时,就会以此提出控诉。还要注意的是手术同意书的法律效力问题。按照《侵权责任法》和《合同法》的精神,手术同意书中的“医院不承担责任”部分,因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存在无效情形,院方或不能因为“已经告知过”就可以免除责任。

当然,患者知情选择权的设定不可能没有限度。《侵权责任法》第56条规定的医生的紧急救治义务,现行法律对于实施安乐死行为的禁止性规定以及孕前检查中应避免违反国家生育政策的要求等,都是对知情权限制的情形,这里不赘述。总之,知情权问题折射的是医生救死扶伤的天职与患者呼唤尊重自身权利之间一对耐人寻味的矛盾,切实运用法律武器能动地维护双方权益,始终是缓解医患纠纷的基本手段。

(作者单位: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监庭)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